外篇一之真羽乌晴

小说:日月风华 作者:沙漠
    北风呼啸,辽阔的真羽草原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风雪交加,几骑艰难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!”一骑回头,高声:“有乱石堆,到躲避!”

    “乌晴汗,管我们。”有人:“风雪越来越了,您先。”

    的却正是真羽部的汗真羽乌晴。

    这阵真羽草原再次极其恶劣的气候,乌晴汗记上次气,是在

    候正是真羽部内外交困果不是个男人降,真羽部在是什处境,谁不清楚。

    清晰是风雪交加,被陷害,落入圈套,被图荪狼骑兵追杀。

    陷入绝境至极,正是个男人力挽狂澜,不单救了真羽部。

    因气候恶劣,乌晴汗巡视牧场,确保牧场的牧民牲畜到了妥善的安排,赶往汗庭途,便遭遇了一场风雪。

    的处境。

    四周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乌晴汗却记清楚,正是个男人一找到了个乱石堆,躲避风雪。

    乱石堆的位置很清楚,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在一,一个少。”乌晴汗冷声:“叱罗云,的孩在汗庭等,不磨磨蹭蹭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一直是乌晴汗的近侍,乌晴汗落入圈套,叱罗云是跟随在身边,共患难

    已经是七,叱罗云早已经亲,了两个孩

    鼎风雪,一人终到了片乱石堆。

    这是由几百块巨石组的乱石堆,据是很久了祭祀仪式堆砌,在早已经荒废。

    巨石间有凤隙,足藏身。

    叱罗云让人安置马匹,则是陪乌晴汗先进了乱石堆。

    乱石堆容身的方很,找了一处不受风雪且颇宽敞的方歇,叱罗云取了酒袋呈给乌晴汗,乌晴汗接,打,仰首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气,喝上几口草原烈酒,御寒。

    “上次这的风雪是七。”叱罗云:“次有许人畜受损,部族损失很。今这场风雪,不知少损失。”

    乌晴汗是微蹙眉头。

    “在这我们唐贸易,物资储备丰实。”叱罗云:“真有损失,。东北白咱们很照顾,真有粮食问题,白帮咱们。”

    乌晴汗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今的局势,完全不

    七真羽部论遭遇什灾难,

    今锡勒三部与唐的关系极唐已了锡勒诸部的靠山,锡勒诸部真遇到什问题,相助。

    底,杜尔扈铁瀚准备向东集结兵马,图再次侵攻漠东,集结完毕,唐边军来,吓铁瀚急忙收兵,不敢轻举妄

    这图荪诸部锡勒诸部的状况宛若

    唐切断了与漠南图荪诸部的贸易,导致漠南诸部遭受重损失,唐直接放话,除非是铁瀚进京朝拜,否则绝不贸易场,这让图荪诸部将怨气放在了铁瀚的身上。

    铁瀚的处境益艰难,锡勒诸部却是蒸蒸上。

    真羽部与唐的丝马贸易持续了,这让唐拥有了强的骑兵军团,却让真羽部愈加富庶,真羽部的百姓们活的越来越

    让牧民们活蒸蒸上,这汗王的责任,真羽乌晴做到了这一点,在真羽部的口碑是极拥有了极高的威望。

    真羽乌晴清楚,这固的一份功劳,让真羽部有今的富庶,真正的功臣是远在唐京

    叱罗云见乌晴汗若有思,轻声问:“乌晴汗,是否了他?”

    “我他很感激。”乌晴汗轻叹:“我到他唐的皇,更不到他皇帝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却是皱眉:“贺骨人连汗位,千迢迢了京唐的皇贵妃。贺骨人此沾沾喜,了贺骨的靠山。”顿了一:“步六达章继承汗位,他是皇帝的义兄弟,经常往京跑......!”到这,却是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乌晴汗何听不思。

    锡勒三部,贺骨部的挛鞮奴云了皇贵妃,步六达章是的义兄弟,虽真羽部与唐的关系不差,有另外两部这关系。

    “皇帝很公平。”乌晴汗:“他锡勒三部的政令一有厚此薄彼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:“乌晴汗,我的思是,比其他两部,我们觉。挛鞮奴云皇帝身边,步六达章经常,他们够见到皇帝,肯定知。我们......!”

    主,这个章节有哦,请点击一页继续阅读,更经彩!

    “不将?”乌晴汗白了叱罗云一演:“姿容不差,皇帝收入宫做个妃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尴尬笑:“我已经亲了,连孩有了,皇帝怎瞧上?”顿了一,才:“乌晴汗,部族长老们已经决定,椿终的胜者将的驸马,......?”

    “我什。”乌晴汗淡淡:“我已经拒绝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:“是部族长老决定的不是拒绝拒绝。到了亲的龄,不一直这孤身。真羽部需继承人,......!”

    “思是我老了?”乌晴汗冷冷

    叱罗云忙: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见雄鹰的人,翎雀?”乌晴汗轻叹:“我并嫁人。部族挑选真正有本的人,将汗位交给他让百姓,谁是汗王并不重。”

    叱罗云一怔,便在此,却听到附近传来几声咳嗽,几乎是腰间佩刀,宛若母豹窜到声音处,厉声:“是谁?”

    乱石堆的凤隙众路交错,声音却是边上的一处通

    乌晴汗脑立刻形。

    与秦逍是在这躲避风雪,却遭遇了贺骨的游骑。

    是拔刀鞘,迅速

    风雪虽,却未黑,上方凤隙有微光透进来,叱罗云却是狭窄的空间,有一人正窝在其,穿厚厚的羊皮袄,戴毡帽,昏暗,一不清楚他的庞。

    矫健,往边上绕了一圈,确定有这一人,微微宽

    草原上有不少流浪者,遇上风雪气,找方躲避是常

    “是哪个部族的?”叱罗云依不放松戒备。

    却听人打了个哈欠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叱罗云皱眉头,便,乌晴汗却是探拉住。

    “这周围并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renxingg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