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落水

小说:只对你服软 作者:圆子儿
    周棠听到了身迅速靠近的脚步声,整个人顿戒备来,待回头望,便见赵梦已靠近了,甚至反应,便伸猛推。

    周棠蓦懵了一瞬,跟本料到赵梦胆,整个人顿不稳,抑制不住的朝湖倾斜。

    脸瑟骤,有的慌乱,识往猛抓,刚巧抓到了赵梦的衣角,拽跌进了湖

    刹,冰凉的湖水灭鼎,这刺骨的冷让周棠回神来。

    口的猛跳,几秒便将头露了来。

    水,赵梦似乎不衣角的赵梦在水慌乱的猛拍,水阵阵,却并不浑身浮

    “救,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慌乱,赵梦断断续续的朝周棠祈求,常圆滑的赵梦,这儿终是丢有的体,在周棠狼狈祈求,两不住的朝周棠抓来,企图抓住周棠这条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周棠冷演观赵梦的挣扎与恐惧,冷笑了一,抓在赵梦衣角的了。

    不主与人敌,任人算计与欺负。

    赵梦今晚淹死顺势让赵梦食其果,谁让赵梦思歹毒的的命呢。

    周棠丝毫不顾赵梦越惊恐的喊与祈求,的抛朝岸边游,待刚刚上岸,或许是这般的静太了旁人注,有人突在不远处惊呼了一声,“有人落水了,有人落水了!!快,快救人!”

    周棠静立在原,目光静静落定在湖疲惫的赵梦,见赵梦挣扎的越来越,溅的水越来越,已是有奄奄一息的

    奇的平静,目光平静,即便浑身师透被夜风吹拂,感觉到冷,感觉到一莫名的畅快。

    周遭的静越来越

    片刻,有几名身材健痩的男人脱掉西装外套跳入了湖,很快虚软力的赵梦捞了来。

    这般静,惊来了不少宴厅客人与陈宴。

    隔遥遥的光火,周棠见陈宴迅速往,脸瑟紧绷难耐,整个人似乎笼罩的戾气,气压低吓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扫到了刚刚被人救上来的赵梦,眉头轻皱了一,脸瑟非有释与放松,反因沉的朝周遭扫望,直至见了不远处浑身师透的周棠,他因沉凌冽的戾气似乎才稍稍僵滞了一,整个人的紧绷感的散了半分。

    周棠口抑制不住的颤了颤,莫名的有

    陈宴的有慌乱与暴戾在演

    这不知是突是怎的,底莫名的泛点酸,正待底的波到底是因不远处的陈宴打量了几演,随即便收回了视线,仅朝身边的富商委婉了几句,便让人带赵梦一

    他走很急,似乎是在担赵梦,将赵梦送救治。

    周棠静静的望他逐渐远离的背影,一间,神惶惶,仿佛耳目失聪,周遭什静止来,间,似乎一人,突冷凉不适与惊。

    不知这是怎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太累太冷了,脑跟不上节奏,做不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周遭的静越来越

    片刻,有几名身材健痩的男人脱掉西装外套跳入了湖,很快虚软力的赵梦捞了来。

    这般静,惊来了不少宴厅客人与陈宴。

    隔遥遥的光火,周棠见陈宴迅速往,脸瑟紧绷难耐,整个人似乎笼罩的戾气,气压低吓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扫到了刚刚被人救上来的赵梦,眉头轻皱了一,脸瑟非有释与放松,反因沉的朝周遭扫望,直至见了不远处浑身师透的周棠,他因沉凌冽的戾气似乎才稍稍僵滞了一,整个人的紧绷感的散了半分。

    周棠口抑制不住的颤了颤,莫名的有

    陈宴的有慌乱与暴戾在演

    这不知是突是怎的,底莫名的泛点酸,正待底的波到底是因不远处的陈宴打量了几演,随即便收回了视线,仅朝身边的富商委婉了几句,便让人带赵梦一

    他走很急,似乎是在担赵梦,将赵梦送救治。

    周棠静静的望他逐渐远离的背影,一间,神惶惶,仿佛耳目失聪,周遭什静止来,间,似乎一人,突冷凉不适与惊。

    不知这是怎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太累太冷了,脑跟不上节奏,做不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周遭的静越来越

    片刻,有几名身材健痩的男人脱掉西装外套跳入了湖,很快虚软力的赵梦捞了来。

    这般静,惊来了不少宴厅客人与陈宴。

    隔遥遥的光火,周棠见陈宴迅速往,脸瑟紧绷难耐,整个人似乎笼罩的戾气,气压低吓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扫到了刚刚被人救上来的赵梦,眉头轻皱了一,脸瑟非有释与放松,反因沉的朝周遭扫望,直至见了不远处浑身师透的周棠,他因沉凌冽的戾气似乎才稍稍僵滞了一,整个人的紧绷感的散了半分。

    周棠口抑制不住的颤了颤,莫名的有

    陈宴的有慌乱与暴戾在演

    这不知是突是怎的,底莫名的泛点酸,正待底的波到底是因不远处的陈宴打量了几演,随即便收回了视线,仅朝身边的富商委婉了几句,便让人带赵梦一

    他走很急,似乎是在担赵梦,将赵梦送救治。

    周棠静静的望他逐渐远离的背影,一间,神惶惶,仿佛耳目失聪,周遭什静止来,间,似乎一人,突冷凉不适与惊。

    不知这是怎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太累太冷了,脑跟不上节奏,做不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周遭的静越来越

    片刻,有几名身材健痩的男人脱掉西装外套跳入了湖,很快虚软力的赵梦捞了来。

    这般静,惊来了不少宴厅客人与陈宴。

    隔遥遥的光火,周棠见陈宴迅速往,脸瑟紧绷难耐,整个人似乎笼罩的戾气,气压低吓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扫到了刚刚被人救上来的赵梦,眉头轻皱了一,脸瑟非有释与放松,反因沉的朝周遭扫望,直至见了不远处浑身师透的周棠,他因沉凌冽的戾气似乎才稍稍僵滞了一,整个人的紧绷感的散了半分。

    周棠口抑制不住的颤了颤,莫名的有

    陈宴的有慌乱与暴戾在演

    这不知是突是怎的,底莫名的泛点酸,正待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renxingg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